关于我县家事审判工作的调查与建议
来源:大英县政协   作者:大英县政协   点击数:361   日期:2018-06-20   字体:【

4月中旬,县政协组织了部分市、县政协委员和县法院、县检察院、县司法局、县总会、县妇联、团县委等相关部门,对家事审判工作进行了专题调研。调研组深入蓬莱、玉峰、隆盛等乡镇法庭,通过实地查看、召开座谈会、听取汇报等方式,详细了解法院家事审判改革工作开展情况。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:

一、基本情况

县法院经省法院批准,自2017年1月1日起开展为期两年的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,系全市唯一一家试点单位。开展试点以来,县法院坚持从实际出发并学习借鉴省内外经验,确立了“以家事审判为主导,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、专业心理辅导、防止惩治家暴三位一体机制”的目标,改革取得初步成效,市中院已将县法院改革经验在全市法院推广,四川电视台公共频道、四川法制报进行了专题报道。

县法院受案总量大,增长平缓。2017年至今受理家事案件926件,同比增长5%;结案 876 件,同比增长9.91%,结案率94.6%。审结案件中,离婚692件,子女抚养51件,继承、析产等77件;审判绩效好,呈现“两高三低”特点。家事类纠纷案件结案率达94.6%,年均调解撤诉率达52%,并且显示出结案率、调解撤诉率高,上诉率、二审改判发回率、申诉率低的特点;案件类型多元,案情复杂。家事纠纷类型近30种,高度集中于离婚、离婚后财产分割、法定继承和“三养”类案件,其中离婚纠纷占比74.73%;跨区域和当事人外出案件多,审理期限长。一方当事人外出务工案件比例超过50%;受理跨区域婚姻纠纷逐年增加,主要涉及凉山州及云南、贵州等省和台湾地区,由于生活习俗、在外务工等原因,很多外地新娘婚后不辞而别,法院送达相关法律文书时间较长,审理期限被迫延长。

二、存在问题

(一)感情纠葛复杂,调解和好难度大。家事案件数量居高不下,离婚案件呈持续增长态势。家庭观念淡薄,导致两地分居夫妻离婚率高,同时离婚年龄呈低龄化趋势,个别年轻人“闪婚闪离”,此类“草率结合”或者“移情别恋”案件,调“和”难。传统家事纠纷往往隐藏着长久积累的情感纠葛,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传统观念迫使当事人选择隐忍,往往是到了矛盾极端激化时当事人才选择法律途径,极易引发当事人焦虑、自卑、对抗、厌世等不良情绪,导致“反目成仇”“因爱生恨”,以至在法庭争吵甚至打斗,随着关系的持续恶化,法院调解和好的难度极大。

(二)举证难度大,事实难查清。家事成员之间具有紧密复杂的亲缘、血缘关系,纠纷发生前一般不会提前主动收集和固定证据,且该类当事人诉讼能力普遍较弱,不懂得如何收集证据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仅遵循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传统举证责任分配原则,难以全面发现当事人的情感、共同财产范围及家庭暴力等私密性、隐蔽性较强的关键事实,案件事实较难查清或还原,不利于法官作出客观公正的裁判。

(三)配合力度不够,多元化解不力。解决家事纠纷的社会合力没有形成,多元纠纷化解机制落地不实。基层组织功能弱化,村组、社区等基层干部参与积极性不高,出现矛盾多数直接告知当事人找派出所或者走司法途径。乡镇一级的妇联、团委、综治办等相关职能单位工作协作机制不健全,家事审判工作联席会议规格不高(由县法院召集),效果不显著。县法院聘请的家事调查员、调解员工作主动性不够,责任心不强,参与案件数量不多,纠纷化解成功率偏低。心理疏导制度没有全面推行,心理干预数量少。反家暴协调机制不畅,相关部门工作程序脱节。

(四)保障不到位,专业化不足。县法院专业化审判力量薄弱,洞察人情世故、调解技能高超的法官不多,社会阅历丰富的资深女性法官更是稀缺,专业审判人才储备不足。全县拥有心理咨询师、社会工作师等资质的专业人才非常缺乏司法责任制改革背景下,县法院案多人少矛盾越发突出,聘用制辅助人员待遇低(财政保障的人头经费,我县2.5万元,市中院4.5万元,其他县区3-3.5万元),招不到人、留不住人。家事调查员、调解员没有工作补助,影响了工作积极性。家事纠纷社会化解决机制制度保障不到位。

三、建议意见

(一)弘扬传统美德,强化源头治理。强化教育,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“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、重视家庭文明建设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坚持以人为本,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弘扬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和文明进步的婚姻家庭伦理观念,将家庭文明建设和家事法律知识教育作为农民夜校、职工教育等的重要内容,从源头上减少家事纠纷。强化宣传,广泛利用电视台、广播电台、街头LED宣传屏、广告栏等进行宣传,营造全社会珍惜亲情维护家庭,共同关注共同参与家事纠纷化解的良好氛围。强化县域经济发展,将劳动力吸附在本地,减少夫妻因外出打工而分居的数量,减少留守儿童和老人的数量,以家庭团聚维护家庭和谐稳定,维系亲情。

(二)汇聚各方力量,强化多元化解。建立联系会议机制,提高家事纠纷化解工作联席会议规格,由县委政法委牵头召集,明确参加单位和部门职责,形成定期会议和长期联系机制。建立人才智库,将村两委、社区书记主任和网格员纳入家事调查员、调解员人才库,将心理咨询师、社会工作师纳入专业人才库,激发基层干部参与家事纠纷化解的积极性,同时专业的事有专业的人才做充分发挥专业人才的作用。建立反家暴联动机制,基层组织、群团组织、救助机构、司法所、公安机关、法院等部门建立反家暴联动机制,制定衔接制度,实现程序无缝对接。建立帮扶机制,以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牵头,明确相关部门职责,统筹多方力量参与家事案件特殊当事人、“离婚冷静期”当事人跟踪、回访、帮扶,提高化解效率,巩固化解成效,增强社会辐射效应。

(三)深化审判改革,强化专业能力。厚植专业能力培养,将家事法官培训作为与政法院校合作的重要内容,快速、有效提升家事法官理论水平和审判技能。强化创新实践,进一步完善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,全面深入开展调研,修订完善制度规范,突出本土化特色,突出实用性可操作性,加强督查督办,抓好改革措施落地落实,进一步强化专业化审判。拓展创新路径,以心理疏导为重点,培育特色亮点,加强与高等院校、科研机构、专业培训机构的合作,通过“请进来、走出去”的方式,加强对家事法官心理疏导技能的培训,选派年轻法官考取心理咨询师、社会工作师等专业资格,全面推行家事案件心理疏导机制。

(四)完善组织保障,强化责任意识。成立工作领导小组,县委层面成立家风建设和家事纠纷化解工作领导小组,完善联席会议制度规范,将家风建设和家事纠纷化解工作纳入单位目标考核,重要事项纳入县委县政府督办事项。设立县级心理咨询室,通过购买社会服务,成立心理咨询场所,由法院、工会、妇联、学校等相关部门、机构共建、共管、共用。加大财政资金投入,根据我县财力实际,参照其他区县情况适度提高法院聘用人员财政保障标准,保障家事调查员、调解员、心理咨询师、社会工作师等人员家事纠纷化解工作经费。加强人才的引进与培养,将心理咨询师、社会工作师等紧缺专业人才纳入人才建设规划,作为人才引进的重点,同时作为职业教育培训的重点,引进与提升结合,较短时间解决专业人才缺乏的问题。